题:体教赛事融合上温下热

新华社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发现,地方青少年体育赛事的体教融合比国家级赛事的融合更为迅速、深入。

以足球为例,目前江苏省、成都市、武汉市的青少年足球赛事的具体运行都是由当地足协负责,而当地教育行政部门主要负责把握政策方向、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划拨经费。

据江苏省足协竞赛部部长刘国祥介绍,现在江苏省的校园足球赛事“省长杯”、体育局系统的锦标赛和改制后的精英联赛都由江苏省足协承办。因此,省足协可以统筹这几项赛事的计划和日程,对资格审查和裁判也进行统一管理。近年来,江苏省为足球的体教融合创造了比较好的条件。无论是职业俱乐部,还是省队、市队的足球运动员,绝大多数都在普通中小学就读,也可以参加省里教育系统的比赛。

成都市教育局每年会拿出280万元人民币的经费,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请成都市足协来承办校园足球赛事以及师资培训等活动。成都市足协专职副主席刘刚告诉记者,成都市足协把这部分经费与成都市体育局、中国足协每年下拨的经费以及自有经费统筹使用,使成都市足协举办的青少年足球赛事达到了每年大约5000场的规模。

武汉市教育局每年在校园足球方面的经费投入约2400万元。一方面,武汉市教育局会给全市437所中小学足球试点校每所拨付4万元,另外每年有六七百万元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交给足协,由其组织市级校园足球赛事和上级教育部门组织的赛事。

首都体育学院教授钟秉枢认为,青运会和学运会的合并往前推进了一大步,但是距离真正的融合还有一段距离。

“现在是把名称加括号放到一起,推进了一步。尽管是表面上的融合,也有一定意义。至少是两边一起主办,比赛设项、批运动员等级称号就联系到一起了。体育部门希望把比赛打通,做成一个整体,不管什么水平的运动员、在哪训练,都放到一起比赛。但是教育部门和一些学校担心普通学生的水平与体校和专业体系的运动员水平有差距,放到一起不利于普通学生取得优异成绩。从国际经验来看,比赛应该按水平来分组,而不应以身份划分,但是学青会的改革很难一步到位。”

钟秉枢表示,在赛事融合的过程中,应该充分发挥体育行业协会的作用。像这次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由中国足协来具体执行,有利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把赛事的运行交给行业协会去管,它们超脱于教育部门和体育部门,单项比赛可以由单项协会设计、执行,中学生体协和大体协也都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

北京体育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刘昕教授认为,体教赛事融合的壁垒与双方有关。体育部门的重点是要保障竞技水平,而教育部门则更多考虑教育公平原则。体育系统的参赛运动员大都有专业训练的经历,而教育系统的员大部分是业余身份,如果完全混合参赛,对于教育系统没有专业训练或训练时间少的学生,可能会有违体育竞赛的公平原则。此外,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对于赛事主导权的争夺,在很大程度源于对运动员等级证发放权的争夺,而这背后涉及的是两种体系下成长的体育人才的上升通道问题。

“赛事不融合归根结底是利益的冲突,归根到底是人的发展空间有多大。体教融合要真正打通,要和青少年向上发展通道的完善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实现。”刘昕说,“无论是体育系统较早参与专业训练的运动员,还是国民教育体系里从事业余训练的员,都要有合适的上升通道。解决这个通道的问题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完善高水平运动员招生机制,吸引更多既有较高运动能力又有较好学业水平的人才进入大学;二是拓宽专业队运动员的升学通道,除了原有的单招考试之外,是否还可以考虑以《职业教育法》的颁布实施为契机,构建体育职业教育的贯通机制,完善体育教育多元化的结构体系,从而为那些从小投身运动训练,但可能由于后期的身体发育或运动伤病等原因而无法走向运动巅峰的孩子破解向上发展的堵点,降低进入专业训练体系的机会成本,我认为这是目前要解决的核心的问题。”(执笔记者:王镜宇、韦骅;参与记者:刘阳、马向菲、林德韧、肖亚卓、季嘉东)(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