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音乐啊那壁炉里的火焰

这一幕出现在音乐综艺《时光音乐会》中。不同年代的歌手坐在草垛搭起来的“沙发”上,借着“年份”这一切口,聊起岁月中的记忆,有一些过去久远,有一些尚是不久前,有一些是幸福的,也有一些是苦涩的,最后都能在音乐中寻找到慰藉与“确幸”。

“常驻”歌手的选择需要心思,“流量”歌手行不通的,得有“经历故事与经典作品”,还要能够碰撞出火花才行。

演艺生涯超过半个世纪的谭咏麟、出道30年的林志炫、在乐坛26年的许茹芸、成名17年的张杰、老少咸宜的凤凰传奇以及低调实力派郁可唯,这些不同年代的歌手,都有着传唱度颇高的音乐作品。他们轮流“坐庄”,其他歌手翻唱“庄主”的代表作。“时光好友”李克勤、任贤齐、廖昌永、孟庭苇、胡夏等知名歌手应邀而至。

这是一档逆势出现的音乐慢综艺,难能可贵的是回到了音乐的本初,让音乐作为节目的灵魂,为观众提供了一个能够专心欣赏音乐的舞台。没有主持人把控流程,没有观众的欢呼声,没有刻意烘托气氛。大家坐在一起,伴着旋律或低吟浅唱,或放声高歌,构成温馨而美好的画面。

从本质来说,这是回到了音乐与人的纯粹状态,它让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勾连,也能够让不同年代、不同个性的人因为某段旋律成为知己。

谭咏麟的《朋友》《水中花》《一生中最爱》,李克勤的《红日》,林志炫的《蒙娜丽莎的眼泪》《凤凰花开的路口》,任贤齐的《心太软》《我是一只鱼》,许茹芸的《如果云知道》《泪海》……当这些经典的音乐响起,旋律在那一刻停驻,而思绪飞到了属于各自的记忆时光,那里有岁月起伏的痕迹,有人生百态的感慨,有深深浅浅的心事,有千帆过尽的释然。作为听众,我们获得的那就是那一刻的“停驻”与“治愈”。

“被抚慰”,音乐纪录片《中国这么美》同样有这样的功效。不同的是,音乐人是流动的,在路上。

每集邀请一支乐队或一组音乐人,比如五条人、九连真人、康姆士、钟立风&莫西子诗等。他们去到不同的地方,广东连平、云南建水、甘肃靖远、福建泉州、江西景德镇……拜访有情有趣有故事的当地“素人”,吃饭、喝茶、交谈,跟着走街串巷,体验平淡又美好的生活。然后,就是放声歌唱。

如导演王圣志所说,“《中国这么美》讲的是我们的自我安顿,讲的是如何温柔地与这个世界相处。”很喜欢一个关于节目的说法,“把红尘拍给你看”——要理解丰富多彩的世界,要理解深情又多元的生活的美好,要消除浅薄,要远离颠倒世界,红尘是最好的修行。

看着节目、听着音乐时,总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句表达那一刻的心绪,一时词穷,只得喟叹:音乐啊音乐啊,在别人的旋律与歌词中,最后听到的都是自己的人生。

不甘心词穷,直到偶遇作家余华的一篇文章,他写道:……有时候,我仿佛会看到1905年的柏林,希曼诺夫斯基与另外三个波兰人组建了“波兰青年音乐协会”,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协会,在贫穷和伤心的异国他乡,音乐成为壁炉里的火焰,温暖着他们。

多么贴切的比喻——音乐是壁炉里的火焰,温暖你我。这温暖是无形且强大的力量,支撑我们度过漫长岁月,哪怕会遇到肆虐疫情。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